九悔

我偏要

【我不是药神】恋恋风尘

江湖破落户:




吕受益最后挺了过来,所有人都以为他撑不过化疗,可他就那么硬生生的挺了过来。


虽然每次清创的时候还是会苦着一张脸,程勇刚从印度回来马不停蹄的冲进医院就听见他惨叫,程勇心里坠着一把血,淋漓的生疼。


好在药起了作用,吕受益很快又能给他剥个橙子,靠在床头笑眯眯的看他,看弟妹,看他儿子。


窗外的光闯过脏污的玻璃,耀武扬威的闪在吕受益脸上。


看呀,我活着呢。


程勇登时下了决定,印度神药,500一瓶。黄毛思慧老刘一股脑的回来帮他买药,连张长林也改邪归正。


可惜好日子不长久啊,程勇很快就被抓进去。进去的那天病人全涌到街上,一条街站不下就两条,警察慢悠悠的开恨不得油门都不踩就让车停下,程勇看见每个人都摘下口罩冲他笑,黄毛吕受益站在最前头。


看呀,我活着呢。


刑期一再缩减,出狱的那天大家热热闹闹的聚了一桌子。还是那间脏兮兮的印度神油店,思慧穿着高高的鞋子给大家倒酒,吕受益揪着黄毛的头发吓唬他,老刘在一旁不嫌事大的说着愿主保佑你。程勇没忍住笑出声,大家一齐转过来冲他举起酒杯,“勇哥,英雄!”


程勇一大把年纪头回知道什么叫不好意思,一回头妻子带着儿子就站在店门口,曹斌走过来按住他肩膀叫姐夫。


这是程勇做了一辈子的梦。




——END——


我想他们活着

【宇龙无差】喵喵喵

RPS高亮
一切都是我的脑洞,两位老师属于他们自己
猫化梗

朱一龙早上睡醒的时候迷迷糊糊,眼睛还睁不开,手里攥着被角舍不得松。还是助理来敲门才恋恋不舍的下床。

今天要和白宇录镇魂剧组新春祝福,他记得的。

穿着睡衣晃悠到卫生间,牙刷塞进嘴里了才勉强睁开眼,朱一龙伸手揉揉自己睡乱的头毛,却不想这一摸摸到了两个热乎乎的东西。登时吓得含不住牙刷,白色的沫沫一路飘扬最后啪嗒掉在脚下。

镜子里的人赫然顶着两个耳朵。

方才头发遮着不明显,现在一拨弄头发耳朵才尖尖翘翘的露出来,又随着他内心的波动还十分乖巧的伏在头顶。

像大庆委屈了一样。

朱一龙慢吞吞的捡起牙刷,他脑子一下转不过来,只好草草的收拾完自己套了个帽子钻出去。小助理看着朱一龙远远的走过来直像个大蘑菇。

“龙哥,怎么今天戴帽子了?”

“我…嗯…我头发有点乱就戴个帽子。”

朱一龙眼神瞟啊瞟,手指捏着另一边袖口不自在的揉,小助理被可爱到捧心,完全忽略了这个粗陋的谎言。

等到到了现场可怎么办?朱一龙垂着眼睛,睫毛软趴趴的敛住了低落的情绪。

越是害怕到活动现场就越快,朱一龙下意识扣紧帽子下车,迎面就撞上笑眯眯的白宇。

白宇上来就圈住朱一龙的肩膀,摄影都准备好,他对着朱一龙嬉皮笑脸。“咱俩一会默契点啊,我说旺旺旺,你说行大运!”

说完拍拍朱一龙胸口,还自认帅气的wink。朱一龙却没像平时吐槽,而是按着帽子低低的嗯了一声。

“我是赵云澜,白宇。”

“我是沈巍,朱一龙。”

“镇魂全组祝大家狗年行大运。”

“旺旺旺!”

拍摄顺利,正当朱一龙以为工作结束的时候小助理凑过来,小姑娘十分为难,“龙哥,那个,他们说帽子摘了比较好...”

朱一龙表情眼见的僵硬,耳朵红起来说话也磕磕绊绊,不情愿快要从眼睛里爆发出来,最后也只安静的一句,
“可是…我没做造型。”

“没事儿,现在做也行。”

朱一龙张张嘴没说出别的话,手指几乎把衣角搓到起火,他眼睛下意识转到白宇的方向,好像白宇总是能救他。白宇早察觉朱一龙今天不太对劲,收到一个明显求助的眼神立刻从旁边揪起自己的帽子戴上,连带着脑袋上才做好的造型也被压下去,趁大家还没反应过来继续说。

“成了,我俩都带帽子,可以吧。”

一贯不正经的眼神晃悠过来,朱一龙突然不敢正面对上,白宇心里的小火苗一阵蹦跶,还是偃旗息鼓,连朱一龙压低声音说了声谢谢都没听到。

紧锣密鼓的拍摄结束,两个人告别摄影离开。白宇决意跟着朱一龙蹭上他的保姆车,还极其熟练的支开小助理。

“我和你龙哥有事说。”

朱一龙看着小助理哒哒哒跑远的背影只剩心累,眼前这个一脸玩味盯着自己的更不好对付。朱一龙清清嗓子试图赶人,白宇却十分不给面子的抢先开口。

“你今天怎么了?”

朱一龙突然就有点委屈,手不安分的压着帽檐,回答带了几分疏离。“今天谢谢你,我没事。”

白宇压根不听朱一龙说话,他胳膊起疹子都没说告诉剧组,还用衣服遮起来,他嘴里的他没事基本等同于他变异,白宇气哼哼的拽下朱一龙的帽子,他才不信。

“你他妈少…卧槽真变异了!”

朱一龙被突然而来的变故打的措手不及,帽子底下的耳朵直愣愣的站起来,白宇看着那对耳朵眼睛都直了,舌头打结在嘴里,只剩手指头颤抖的指着朱一龙。

“你你你…”

耳朵不给面子的打个抖,白宇涨破的气球一样泄了气。

“卧槽…你厉害啊…”

才不厉害,朱一龙伸手去抢白宇手里自己的帽子,脸色蔫嗒嗒,末了只能自嘲的笑笑。

“认识我是不是特别遭啊?无聊又慢热,”朱一龙冲白宇眨眨眼睛,无奈装着苦涩从睫毛荡着秋千荡到白宇心里。“还得帮我圆场。”

白宇心口酸涨,他直视眼前的朱一龙,死命扣他那顶可怜的帽子,和发色一样毛色的耳朵失落地趴在脑袋上,眼睛看着比平时还圆溜溜,整个人又软又乖。

其实第一次见朱一龙的时候也没想过,这个人会是这种柔软的性格,有人说话就在一边小声附和,要不就自己一个人安安静静的缩在椅子上。熟了之后也好脾气的不像话,连说他毛猴也最多软着声音说一句你走开,等一会又眼睛亮晶晶的笑起来。

也不知道偷了多少星星装进去。

“怎么会呢…”白宇按着朱一龙膝盖难得认真的笑,刮了胡子的他意外温柔。朱一龙紧张的等待白宇的最后判决,没想到等来太过温暖的话。

“龙哥,”朱一龙低着头敷衍,白宇气不过他这温吞样,干脆把人脸扳起来让他好好看着自己。

“是我来的太晚,遇见你太迟。”

几个字春风化雨,朱一龙胸口像是有一朵蒲公英噗得炸开,毛茸茸的烘得他全身都暖,嘴角翘起来正想笑就听见白宇差点破音的大叫。

“没了!你耳朵没了!”

大概是听到想听的话所以消失了吧,朱一龙歪着头笑开了。

——END——

写不出两位老师万分之一的温柔
他们私下超级可爱
想让全世界看见两个人的好
新春祝福见镇魂花絮
重打tag再来一遍
请大家用评论砸死我【小小声

【欧然】丹歌 4



荆浩去徐府的时候还是早晨,在镇上闲逛直到黄昏,他随便在路边点了一碗馄饨,香软的馄饨进了肚,疲累了一天的思绪才开始慢慢整理。


徐夫人修道,至少是曾,且认识师父,那老管家口中的师兄估计和师父也有关联,说不准那个师兄就是师父,可是师父天天闲懒,根本看不出一心修道的样子,门中又从来没有不许男女双修的规矩。荆浩仰头把最后一颗馄饨吞进口中,咂咂嘴,还是徐夫人的手艺好。


这么才艺双馨的美人,估计看不上他师父那一把皱皱巴巴的老骨头。


正胡思乱想着,一丝妖力波动闯进荆浩的身周,波动不大,甚至感觉不出多少道行,荆浩把手按在剑柄上伺机而动,腰间本已隐去的白线却突兀的震动起来。


是那黑猫!


荆浩再顾不上刚才细微的波动转身就往徐府奔去,匆匆扔了一把碎银在桌案上,剩下半碗馄饨汤却无风自动,一点一点,被看不见的东西,喝了个干净。


荆浩到徐府的时候金铃的响声早已吸引了一干家仆,荆浩暗骂自己大意,笃定那妖怪只会晚上现身,不过凭昨日镇上的煞气看,这妖怪不像是能白天现身的大妖。


天色已然不早,夜色深深浅浅的罩下来,眼见着捕妖阵里那团黑气越来越大,荆浩忙不迭的拿符咒去贴,只是当他走进才察觉到事情远远没有他想的简单。


阵中困住的确实是黑猫,金铃幻出的白线正胡乱捆在它身上,只是那白线被黑气冲撞拉扯,肉眼可见的越来越细,荆浩心里暗叫不好,急忙捏决放出结界,身体也急速后退。


“四方天幕!”


四周家仆见情况不妙早已作鸟兽散,只是迟迟不见徐月。结界堪堪落成黑猫就挣脱出来,荆浩的剑才拔出一小截时黑猫已经扑到他面门,极勉强才挡下一击,虎口震得发麻,那黑猫的爪子钢浇铁铸一般,那金玲是师父特意交给他的法器,阵法一成,几百年道行都未必挣得开。


荆浩就是再年轻无知也看得出黑猫道行深不可测,面上的笑容苦涩,冷汗已经顺着后心流淌。


师父,您这哪是给我准备历练,是我来给这黑猫修炼还差不多。


黑猫一击不成退回假山上,金瞳寒光逼人直锁荆浩。“小娃娃,无涯子把你教的不错嘛。”


荆浩呼吸一滞,“你认识我师父?”


“老夫空活许多岁月,唯独认识的人不少。”


黑猫声音苍老沙哑,到了句尾却生生压低,荆浩牙齿狠狠咬在舌尖,疼痛换来加倍的清醒,他浑身紧绷如一张蓄势待发的弓。


来了。


黑猫再来的攻势不像一开始平铺直叙,而是从他侧面而来,荆浩抽身后退,四方天幕范围有限,他只要退到边界,黑猫想绕到他身后的攻击就可以化解,黑猫像是看出了他的想法,喷出一团烟雾遮住荆浩。


障眼法,荆浩抽出一张驱尘符,金光闪过黑雾散去,黑猫立刻无处遁形,荆浩拔剑引雷,天空阴云密布,九重天雷从天而降缠缚在他剑上。


“去!”


那雷听了荆浩的喝声尖叫着从黑猫冲去,黑猫眼里一瞬的不可置信,布出黑雾护体,无形的黑雾被压缩到极致,竟然挡住天雷的去路,荆浩正准备再引一次天雷,后心突然一凉,回头看见是那黑猫的爪子抵着自己。


“小娃娃,没见过分身吧?”


天雷没了控制早偃旗息鼓,荆浩抬头看黑猫本该呆的位置,就看那只剩一团黑雾,想是黑猫用黑雾化成自己,本体绕过来攻击自己,荆浩苦笑,师父,您的关门弟子怕是再回不去了。


“别伤他。”


黑猫听到声音动作一滞,荆浩抓准空隙拉开和黑猫的距离,恨恨的瞪视出声之人。


“徐月,你和这黑猫什么关系?”


——tbc——

勤快的双更小宝贝儿
请大家来表扬我

【欧然】丹歌 3



“所以她认识我师父。”也许还不止认识,荆浩勾起嘴角笑得不怀好意,没准能挖到师父的八卦也不一定。

“我是前些年才入府的,老夫人的事我不清楚,但我知道老夫人也是会那个的。”老管家神神秘秘,手指捏了个不伦不类的诀。

“法术?”

“对,还是我不小心撞见的,那天前夜里刮了好大的风,我早上赶着来扫院子。结果就看见老夫人手一挥就把满院的碎叶裹成一个球,然后扔在院角一颗松树根下,说来惭愧。”管家挠挠脸,褶子之间露出了一丝不合宜的娇羞,看得荆浩一阵恶寒。

“发生什么了?”

“那树球落地的时候我也落了地,软在地上再也站不起来。”

荆浩撇嘴,想着那过分强势的老夫人心里总是惴惴。“那老夫人没消了你的记忆?”

管家又憨憨的笑开了。“没有没有,老夫人惊讶的一回头,你猜她说什么?”

“我忘了不能用了。”

荆浩蓦地一愣,老管家带了笑意。“直到那天我才相信上一任管家说的话。”管家似乎回忆起了什么美好的画面,语句暂停片刻,荆浩急不可耐的问,“什么话?”

老管家笑,“老夫人年轻的时候是个大美人。”

谈话间两个人已经走到了假山,荆浩简单布了一个捕妖阵,横七竖八的阵法他早烂熟在心,手上动着,心里还想着老夫人的事。

“上一任管家现在去哪了?”

“上一任管家已经不在了,”老管家叹息,“上一任管家是随着夫人一起来镇上落脚的。”

“你们夫人原不是这镇上的人?”

“哪能呢,我们夫人本来是和他师兄在一起修仙的,不知道为什么两个人分道扬镳,离开了原先的门派。夫人才独自来这南关镇落脚。”

又闲聊了几句有的没的,荆浩把下山前师父送他的金铃放在阵中,两指并起从金铃上引出一条隐隐约约的白线缠在自己腰间,那白线甫一落在身上就失了踪影,荆浩划破食指,鲜血才滴出来就被金铃忽然暴涨的光吞了进去,老管家的眼睛瞪得铜铃一样,被眼前这仿佛活物一般饥不择食的场景吓得说不出话。

荆浩在老管家肩膀拍了拍,一脸的势在必得。

“放心吧,一定把那倒霉猫抓到。”

老管家一颗心放回肚子,诚恳的给荆浩行礼。“大师,我马上去备饭,还请大师留下来一同用餐。”

盛情难却,荆浩跟着老管家到客房稍歇,客房里万事皆备,连文房四宝都齐全,荆浩背着手在屋里晃了一圈,最后停在一幅字画前。

画上山高岭深,海波翻腾,端得是好笔法,更绝妙的是画上提的一行小字,娟秀而不娇软,硬挺而不张狂,字里行间不难看出写字人的高风亮节,不卑不亢。

只是这题字。

小舟从此逝,江海寄余生。

莫非是徐夫人写的?

不一会又侍女来扣门说饭已备好,荆浩点点头跟侍女一同去正厅用餐,琢磨着找时间问问管家墙上的画。

偌大的桌上只荆浩和徐月两个人,荆浩战战兢兢,好在徐月信奉食不言寝不语,饭菜也精致美味,一顿饭还是比较愉快。酒足饭饱之后荆浩准备告辞,老管家送他到门口。

荆浩压低了声音问他客房的那幅画,老管家笑得皱纹都得意洋洋。“是我们夫人画的没错,是夫人刚刚在南关镇落脚的时候画的。”

“大师,我再跟您说个秘密。”

荆浩看他一脸神秘不自觉就附耳过去,“今天的晚饭,是夫人亲手做的。”

“夫人嘴上不说,其实还是很高兴有人陪她吃饭的。”

——tbc——

大佬们看到这留下你们可爱的评论好叭
评论就是我更文的动力呀

赵云澜:光明路四号里有一个算一个都是老子的人!你黑老哥也是老子的!
沈巍【扶眼镜:我只是一个不幸的普通人。
赵云澜:MMP

【欧然】丹歌 2




荆浩第一次被人叫大师,不觉有些飘飘然,陷在柔软的被褥里睡了一夜,黑甜无梦。第二日才依着信去找那户请无涯子除妖的人家。


沿着街走了半日人烟渐渐稀少,眼前突地拔地而起一座大宅,荆浩腹讳在这样的地方建屋的人。


简直就像等着妖怪上门一样。


朱漆的大门紧闭,荆浩上前扣门,扣门声反反复复也不见有人来应,荆浩那一点半吊子的耐心都磨了个干净,转身就走,谁想大门吱呀一声,竟是终于有人探个头出来。


荆浩压下满腹的牢骚又走回门前,规规矩矩的拱手。


“劳驾,可是徐月夫人的府邸?”


中年的男人狐疑,细细的眼睛上下扫一遍荆浩,“您是…?”


“我是无涯子的弟子,”荆浩说着扬了扬手里的信,“奉家师命,来此除妖。”


中年男看来就是府上管家,他立刻换上一张喜气洋洋的脸,拉开大门把荆浩迎进来。


“就是无涯子的高徒吧,大师里面请,我们老夫人正等着呢。”


荆浩不满这明显敷衍的话,语气不阴不阳的顶回去,“不知我在门口扣门的时候,老夫人在干什么?”


老管家汗颜,“实不相瞒,刚才是老夫人在发脾气。”


“可是为了妖怪烦心?”


管家摇摇头不说话,荆浩想着一介妇人自己寡居多年,想必脾气也不会好到哪去,越想越觉得麻烦,师父可真是给他找了个好差事。


跟着管家在回廊中绕了一会才看见古朴的正堂,上位果然端坐着精神矍铄的老妇人,荆浩急忙见礼。


“晚辈荆浩,奉家师命来此…”


老夫人挥手打断荆浩的话,眉头攒成一团。“无涯子呢?”


荆浩被这中气十足的气势惊得一愣,结结巴巴回话。“师父,师父在闭关。”


“这孬货,连来见见我这半个身子入土的老婆子都不敢。”


荆浩虽然不觉得师父算什么圣人,却也不愿意被人说师父孬货,遂回。“我师父确实闭关,我…”


“你师父如何我用不着你告诉我。”荆浩连着被打断了两次,纵然是长辈,面色也逐渐不虞,徐夫人却并未收敛。“我还没老到连你师父的事都记不清楚的地步。”


一句话像冷水一样浇灭了荆浩的怒火,她认识师父?可还不等他细问徐夫人已经离开了正堂。


还是一旁的老管家出来打圆场。“大师,我先带大师去那妖怪出现的地方吧。”


荆浩本憋着气,老管家自己撞上来,于是这一腔火就全奔着他去了,“你家老夫人好脾性,真不知道那文绉绉的信是她如何写出来的。”


老管家的脸色一时变得十分精彩,这回换他结结巴巴。“其实…其实老夫人是不同意收妖的。”


荆浩彻底愣住了。


“镇上的人家渐渐发现家里丢了食物,徐家一直不太受镇上待见,所以我们住在这么个偏僻的地方,不知道哪个碎嘴的说我们府上招了妖怪,本来是捕风捉影的事儿…”老管家顿了顿,眼神黯淡下去。“可前几日我在这院里…见到了一只黑猫。”


“黑猫是凶兆没错,可也不能单凭这些就断定是妖怪啊?”荆浩疑惑道。


“大师,我眼见着那猫笼着一团黑气,那黑色的皮毛像是比夜色更深,黑猫的眸子金亮,就那么盯着我,我好像掉进了不见底的深潭,冷得骨头都要冻碎了。”老管家浑身一抖,好像要抖掉身上的冰一样,他自顾自的嘚瑟了会才将手指向院中的一处假山。


“就在那。”


“我再也坐不住了,第二天就和老夫人说了这事,老夫人突然就发了脾气,说什么也不同意,我苦苦哀求老夫人才勉强让她松了口,不过她指定了人…”


“这人就是我师父。”



——tbc——


我爆肝了

【欧然】丹歌 1





六合八荒内多的是风水宝地,北山勉强也算一处,珍奇异兽灵芝仙草一个都没有,单是因为山上有一个无涯子,无涯子是个得道高人,连带着北山也成了风水宝地。


但北山到底偏僻,每年招不上什么弟子,连一个门派的立不起,荆浩就是被忽悠上山的倒霉蛋之一。


本以为上山是为清修,荆浩打好包袱的时候都已经开始幻想自己御剑飞行的风流倜傥,结果才给无涯子敬了茶,头磕在地上还未抬起就被扔来一把锄头。


上座的老头子眯缝着眼,荆浩是吧,先从种地练起吧。


然后荆浩就背着锄头吭哧吭哧种地去了,勤勤恳恳一整年,等无涯子又招上了别的弟子才算放过。


荆浩气得去找无涯子理论,“感情你招我是当苦力的!”


老头笑呵呵,“这是磨炼你,”


“你还我种的大白菜!”


“这可不行。”老头面露难色,大白菜都进了肚,怎能说还就还。“我收你当关门弟子总行了吧。”


无涯子从桌子里翻腾出一本脏兮兮的书,往手指上呸呸口水捻开,摊在荆浩面前。


“喏,画押。”


荆浩青筋暴起,起身就走,身后老头诶诶的叫唤,荆浩头都没回。


“我要回家了。”


话音没落就听一阵风声,荆浩来不及侧头手腕就被扣住,张口正欲喊指尖突地生疼,那脏兮兮的书飞过来直贴在他指尖,定睛一看自己在书本上已经有一个血指印,而扣着自己手腕的,不是无涯子还是谁。


“小娃娃,无涯子从不欠别人。”


荆浩低头看那卖身契一样的宗谱,血指印笼着层浅淡金光,金光结成细线,紧紧连着无涯子的名字,而理应是自己师兄的几人,都没有这金线。


“这回信了。”老头冲那宗谱努努嘴,“该叫我什么呀?”


“师父。”


荆浩就这么进了无涯子的门下,说来也怪,打他成了关门弟子,北山上就人丁兴旺起来,不出三年的功夫就收了几百弟子。荆浩不用种地也有的吃,无涯子也就开始教他功夫。


无涯子是个糙老头不假,也是实打实的高人。北山上最破败的那会,荆浩也能看见高高的藏书阁,医学药理八卦奇门修道捉妖天文武学荆浩能想到的无涯子都会,他想学无涯子就教,第三年头上荆浩就能独挡一面了。


无涯子翻箱倒柜给他找出来一把剑,“下山除妖去。”


荆浩一头雾水,“我除妖去了山上怎么办?”


“你上头那几个师兄,不日就要回来了。”老头老神在在。“你可好好办差,别砸了师父我的招牌。”


第二日荆浩就启程下山了,无涯子临走给他一封信,信是委托人寄来的,写的文绉绉,讲南关镇闹鬼请无涯子出山去收,信后副了地图,几十里路而已,荆浩施施然的御剑而行,不久就望见了小镇的轮廓。


小镇虽有隐隐的煞气也还算平和,街上三两行人闲逛,路边的摊子也有人叫卖,花草林木也没有受到妖气折损的迹象。不太像是多有道行的妖怪,估计就是什么猫猫狗狗成精。荆浩撇撇嘴,看来他这一遭还算轻松。


一路走进约定的客栈,果然已经订好了房间,荆浩报上姓名,称自己是无涯子派来的弟子,掌柜一脸谄媚。


“大师大师,里面请。”



——tbc——



刘昊然:我好看吗?
欧豪:好看
刘昊然:我今天好看还是昨天好看
欧豪:今天好看
刘昊然:为什么?
欧豪:因为你一天比一天好看
刘昊然:我感觉到了你的求生欲

崽儿
你把姆妈的心拿走吧